咨询热线:13625586010

您所在的位置: 阜阳刑事辩护律师网 >律师文集

律师介绍

张辉律师 张辉律师,安徽金睿律师事务所律师执业领域:专注于刑事辩护及医疗辩护       自执业以来.以高度的责任感和极大的热情投入工作当中,以维护委托人合法权益为宗旨,为委托人提... 详细>>

在线咨询

联系我们

律师姓名:张辉律师

手机号码:13625586010

邮箱地址:811468@qq.com

执业证号:13412201011510954

执业律所:安徽金睿律师事务所

联系地址:阜阳市一道河路翠玉江南商务楼B座九楼

律师文集

刑辩律师应首先考虑作无罪辩护

一、刑辩律师应首先考虑作无罪辩护


张教授在文章的开篇提到:“不要轻易作无罪辩护,可以更多考虑作罪轻或者从轻处罚辩护。一个案件,经过公检法三大部门中侦查、预审、法制、逮捕、起诉、刑庭等六大部门十多人甚至二十多人审查,不会有那么多无罪案件。”与该文观点相反,我认为:律师办理刑辩案件首先应该考虑的是作无罪辩护,理由是:


第一 、是基于律师辩护职责的需要


《刑事诉讼法》第三十五条规定:“ 辩护人的责任是根据事实和法律,提出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无罪、罪轻或者减轻、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,维护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和其他合法权益。”《律师法》第三十一条规定:“律师担任辩护人的,应当根据事实和法律,提出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无罪、罪轻或者减轻、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,维护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的合法权益。”可见,根据事实和法律证明被告人无罪,是《刑事诉讼法》和《律师法》赋予刑辩律师的首要辩护职责,即律师在办理刑辩案件时首先应该考虑的是:根据事实和法律证明被告人无罪。


第二、是基于贯彻无罪推定原则的需要


无罪推定,是现代法制国家刑事诉讼中普遍实行的一项重要原则。其基本内容是:有罪判决只有人民法院才能作出,未经人民法院判决,任何人都不能被认为有罪。我国《刑事诉讼法》第12条规定:“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,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。”基于该项原则,律师在办理刑辩案件时应首先确立被告人可能是无罪的观念,然后在阅卷和法庭调查时注意指控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有无证据证明,如果没有证据证明所指控的犯罪事实,或者虽指控事实成立但不符合犯罪的构成要件,这个时候,律师就应该大胆地作无罪辩护,而不是考虑其他不该考虑的因素。


第三、是基于维护被告人合法权益的需要


该文指出:“一个可以作轻罪辩护的案件如果作无罪辩护,会让法官认为律师尊重事实和法律,从而拒绝接受任何建议,失去被告从轻处罚的机会。”但是,如果一个本可以作无罪辩护的案件,结果只作了罪轻辩护,那么法官可能接受了,但对于我们的委托人和被告人来说公平吗?答案当然是否定的。律师接受刑事案件被告人的委托后,就应最大限度地维护其合法权益,而追求无罪判决的结果则是被告人及其家属所期望的最好的结果,也是实现其利益最大化的需要。因此,我以为:只要是案件事实符合无罪辩护的情形,律师就应该首先考虑作无罪辩护,而不是首先考虑是否被法官接受,从而将本可以作无罪辩护的改为罪轻辩护。另外,律师的无罪辩护意见难被法官采纳,这不是律师放弃无罪辩护的理由,因为即使不被该法官采纳,并不意味着不被上级法院的法官采纳;现在不被采纳,也不表明以后不被采纳。律师办理刑事辩护案件应经得起时间和空间的检验。当然,考虑到我国的司法现状,法官基于各种因素,不轻易作无罪判决,为维护被告人的实体权益,律师在发表无罪辩护意见之后,如有必要,可进一步发表罪轻和减轻、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。同时,为避免被法官和公诉人错误地认为辩护观点前后矛盾,实践中律师可以这样表述:“如果本辩护人的上述辩护意见不被法庭采纳的话,也请法庭在对被告人量刑时考虑以下情节......”。这样做,可以最大限度地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。


第四、是基于司法实践中存在大量冤案的需要


“一个案件,经过公检法三大部门中侦查、预审、法制、逮捕、起诉、刑庭等六大部门十多人甚至二十多人审查,不会有那么多无罪案件”。从理论上来说,张教授的这段话不无道理,这也是国家为相互制约作此制度设计的理由之所在。但司法实践中,法院和检察院的行政级别虽高于同级公安机关,但从人员配置上来看,公安机关的首长通常是同级政府副职或政法委书记兼任,且一般都参加地方常委,因此,公安机关的实际权力在三个机构中最大,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时虽发现案件证据上有问题,但顾及到公安的威严或面子大多不敢或者不愿不起诉,这或许是何以大多数案件都要退回补充侦查,有的甚至两次退侦的缘故吧。公、检、法三机关数法院的地位最低,按说案件到法院后,控、辩、审三方相互平衡的制度设计应该还算合理,但检察机关除了在庭上担负国家公诉人的职责外,还担负着代表国家监督法庭活动的职责,甚至包括法官均在其监督范围之内。这一制度设计,致使本应平衡的控、辩、审三方不得不朝着控方倾斜,因此,程序上的公正便难以得到实际维护,没有程序上的公正,实体上的公正也便难以体现。因此,案件起诉到法院后,法院虽发现案件证据或定性有问题,也大多不敢或不便作无罪判决。另外,还有一个不争的事实是:公、检、法三机关同属于体制内范畴,三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而作为辩护人的律师则属于体制外,其意见自然难以得到应有的重视,也客观上导致了大量冤案的发生。据悉,聂树斌案一审的辩护律师只是为其作了从轻处罚的辩护,呼格吉勒图案律师一审时作的也是有罪辩护,这两起案件的辩护律师均未为被告人作无罪辩护,我想这恐怕也是导致这两个冤案发生的原因之一吧。也正是实践中大量冤案的存在,律师作为被告人的辩护人,首先考虑作无罪辩护就显得尤为重要。


第五、是基于维护社会公平正义、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的需要


根据《律师法》的规定,律师除了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这一职责外,还有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和社会公平正义的社会责任。律师通过为被告人进行无罪辩护,力争使无辜的人不被法律追究。即便是无罪辩护意见不被采纳,律师也为捍卫法律的尊严、促进社会公平和正义尽了绵薄之力。

基于上述理由,笔者认为;刑辩律师接受委托后,如果可能的话,应首先考虑的是为被告人作无罪辩护,而不是其他。

二、律师应重视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


张教授在文中指出:“(律师)不要过多相信被告人陈述(供述)和辩解,很多被告人对律师不一定说真话。”相反,我倒认为:律师应该重视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,尽管被告人说的不一定是真话。这是因为:


第一、被告人是案件的主体,其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是否发生,其本人是否参与犯罪以及参与的程度是最为清楚的。因此,被告人的口供最有可能接近事实真相,我们没有理由不重视它。


第二、律师重视被告人的口供,并非随意相信被告人的口供。诚如张教授所言,被告人“陈述事实时,会本能地、不自觉地趋利避害,隐瞒对自己不利的事实。”其实,被告人是否说真话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有无其它证据与其相印证,如果相互印证,律师就有理由请求法庭对被告人陈述的事实予以认定。事实真相究竟如何?无人能够还原。因此,我们只能通过现有证据来探究真相,来尽可能地接近事实真相。而被告人的口供正是众多刑事诉讼证据中的一种,所以律师应该重视它。


第三、律师作为被告人的辩护人,处于辩护职责的需要,应该重视被告人的口供,尤其是那些对其有利的辩解。这样,才能更好地维护其合法权益。查明事实不是律师的职责,律师的职责应该是也只能是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。


综上所述,张教授的文章更多地考虑律师辩护的实用性,故其对律师办理刑事辩护案件有一定的指导意义。但是,张教授过多地顾及了公、检、法方面的实际因素,而这些考虑却有悖于律师的辩护职责,也不符合现代法治精神。窃以为张教授的上述观点不宜倡导,遂发表拙文,望法律专家和律师同仁指正。




免责声明: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,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,保证您的权利。

联系方式:13625586010

联系地址:阜阳市一道河路翠玉江南商务楼B座九楼

技术支持:网律营管

Copyright © 2018 www.0558xingsh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添加微信×

扫一扫添加朋友圈